后进国家民主进程中的“后发劣势”

后进国家在现代化过程中拥有“后发优势”,在电信、交通等基础设施方面,可以直接采用先进技术而不必像发达国家那样需要考虑新技术对旧设施的兼容、更新换代。由此产生比发达国家更高的发展速度。

与此相对照的是,在社会民主化过程中,后进国家往往会陷入民主的“后发劣势”。

要认识这一“后发劣势”,首先要承认欧美当今成熟的民主体制不是一蹴而成的。英国直至上个世纪初,都立法严格规定选民的财产资格;美国立国之初亦然,人人平等不仅不包括黑奴,作为债务奴隶的白人也不包含在内,华人移民更长期受排华法案歧视。

老牌民主国家英、法、美在民主化过程中,都伴随着对外殖民扩张的财富积累过程,正是这一财富积累和对外殖民,缓和了它们国内工业化过程中的阶级矛盾,连带着周边的北欧国家,也搭上了殖民扩张的快车;当今北美姓氏中带有后缀son,sen的不少就是北欧移民后裔;以英法荷西葡为主导的殖民贸易和工业化,也带动了北欧、瑞士的经济发展。瑞士的钟表业就是从那些贫穷山民们为伦敦钟表业代工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北欧这些今天社会民主的模范生们有着实行民主的天然优势:单一民族,单一宗教。即使这样历史上也存在过对所谓的“智力低下”的穷人强制施行绝育的“优生”措施,有些国家一直持续到上世纪5、60年代。澳大利亚长期以来扮演着大英帝国的“青海”:伦敦警察街头抓到的小偷、妓女、流浪汉(盲流),一个解决办法是装上大船,送到澳大利亚。迟至上个世纪3、40年代,仍有7000名来自英国贫苦家庭的儿童仅仅因为贫穷而被政府送到澳大利亚的孤儿院或寄养家庭(澳洲前总理去年11月向50万这样受辱的当年儿童道歉)。 至于民主国家中的老大美国,彻底废除歧视黑人的法律,也不过是50年前的事儿。

对许多后进国家来说,大梦一觉,已是“民主普世”。现代化过程中出现的失业、失地游民是断断不可以国家为后盾移民的,民主的先行者们已发明了世界户口制:护照和签证。后进国家游民们自筹经费的偷渡受到“人权高于主权”倡导国的海陆空的严密堵截。那像仅仅110年前的1893年,失去土地的Tom Cruise拐走了地主女儿Nicole Kidman,两张船票就到了北美跑马圈地(Far and Away)。

在内政上,后进国家也必须像成熟民主国家看齐,以收入和纳税来限定公民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有违每人一票人人平等精神,肯定会被国际舆论骂个半死,虽然他们曾是这幺走过来的。对城市无业游民的驱赶和收容政策,更是对自由的侵犯,虽然澳大利亚曾是最大的收容所。计划生育不人道,虽然他们历史上有过“优生”的强制节育和拆散贫穷家庭的强制儿童寄养。

这就是后进国家的民主“后发劣势”:成熟的民主国家像镜子般围着后进国家的民主过程,映照着后进国家的民主化过程中的不完美,有时这些镜子还被文化的偏见扭曲成哈哈镜,你怎幺照都不是。

所以我猜想:如果泰国走英国民主化的道路:分王权-〉贵族民主 –〉富人民主 –〉纳税人民主 –〉全民民主,在这一过程中先把民主、理性的精神在一部分社会精英中培养壮大,再扩大到全社会,基本上单一宗教单一民族的泰国是不是走得更稳些,而不至于分裂为相互对立的黄衫军和红衫军?

所以我猜想:如果台湾一开始不是直接拿来一人一票全民民主的形式,而是在国民党、民进党的精英中民主,族群分裂是不是可以避免? 先培养出民众的理性负责的精神,不会为区区蝇头小利出卖自己神圣的一票,黑金桩脚是不是会消失?

所以我猜想:… …。停住,这一切只能是存在猜想之中,因为这世界已发展到信息时代,就是精英们同意民主分步走不搞大跃进,平民们也不会同意的。更遑论西方傲慢的舆论批评。这就是后进国家的民主“后发劣势”: 后进国家的民主在许多人眼里上场就比须是一人一票的选举,热热闹闹地选总统。

不用猜想的事实是:前苏联民主大跃进,一人一票地分裂了。车臣一人一票地赞成独立,俄罗斯一人一票地反对,于是真枪实弹地干了起来。

不用猜想的事实是:前南斯拉夫也一人一票地分裂了,因为占人口多数的塞尔维亚一人一票地要求独大,其它地区一人一票地要求自主,结果在北约的干涉下大打出手。当中被视为最成功民主转型的斯洛文尼亚,当年也发生过一人一票地驱赶塞尔维亚族人出境的事件。

印度独立后虽然继承了英国的议会民主,在经济上却采取了闭关锁国,经济集权,发展国(民)有经济,限制外国资本的道路。虽然造成经济长期低速发展,但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资本的竞争,维持了印度的稳定。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刺激下,印度也走上了经济开放的道路。不少西方人因为印度民主制度看好印度未来的发展,但在我看来随着经济开放贫富差距拉大,印度能否克服民主的“后发劣势”是关键,印度的民主已有民粹的苗头,一旦在印度教占多数的人民中滥觞,要幺成为发展的羁绊,要幺导致印度社会动荡。

总而言之,当前后进国家的民主化进程的“后发劣势”是:1. 不能通过对外殖民减缓发展过程中的国内矛盾;2. 内外压力使得以收入、教育程度为基础的有限民主、分段民主实施不通。3. 以西方为参照的全民民主由于在后进国家中缺乏全民共识和民主精神难免走向民粹而导致国家、族群分裂。

作为一个理性的知识分子,应该认识到西方国家体制的优越并非一步到位的,也不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顶峰。因此对待我们故国的发展,应该秉持理性精神,肯定中共从一人集权到集体领导的进步,肯定目前国内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肯定国内利益多元化,支持执政党的反腐败的努力,支持执政党一些领导成员的扩大民主的努力,沿着循序渐进改良的路子走下去。对于这一过程中停滞不前、后退予以批评,而不是急于照搬西方一人一票的民主形式。对于执政党历史上的错误在当前不应过多纠缠(美国杀了上千万印地安人,空洞的道歉也是百年之后不危及国家利益时才作出的),因为这最终会导致民众的裂痕,而不利于增进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