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中国学者建议中国可大购日元反制日本

中国外交部前天宣布暂停与日本的双边高层往来,并表示将采取强烈反制措施。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报社旗下的《环球时报》访问了中国学者,探讨各种反制日本的措施,以迫使日本释放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日本法院前天批准将詹其雄的拘留期限再延长10天。詹其雄是在钓鱼岛海域作业时遭日本逮捕。

《环球时报》访问多名中国学者后,提出几个选项让读者投选。这些反制措施是:买进日元,迫使日元升值;限制对日出口稀土;对日企进行各种限制,抵制日货;将东海油田的谈判无限期推迟;定期派渔政船在钓鱼岛海域护航;及其他措施。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冯昭奎认为,“对日本最有效的反制措施就是买进日元,迫使日元升值”。他认为,日元的走向直接影响着日本是走向复苏还是走向萧条。虽然中国也可以在经济上限制对日出口稀土,或者对日本企业进行各种限制,甚至民间还有抵制日货的呼声,但其实际效果远没有大幅买进日元,推高日元汇率来得猛烈。

冯昭奎表示,春晓油气田问题上,中国一定要出动海上力量,阻止日方进行测量,但同时也要避免擦枪走火,令事态升级。若展开武力的较量,其结果恐怕是两败俱伤。

中国军事战略专家彭光谦少将认为,19日晚中国快速做出暂停省部级以上交往等反制措施,只是一个开始,要真正达到效果,必须“加大反制力度,针锋相对”。

第一,将东海油田的谈判无限期推迟,甚至取消,中国全面恢复东海油田的勘探和生产。

第二,定期派出有战斗力的渔政船在钓鱼岛海域护航,使之制度化。

第三,在钓鱼岛海域开展军事训练。他说:“过去,美国人就曾将钓鱼岛当成靶场。中国海空力量在中国海域打靶,天经地义。”

第四,支持学界对日本占领琉球群岛问题“拨乱反正”。

中国商务部研究院日本问题专家唐淳风认为,“经济制裁并不能作为博弈的筹码,而是需要寻找具体的措施”。他表示,日本企业在华业务很多,中国要积极借机利用合法举措规范日企的在华业务。例如,不少日企在华经营过程中,在增值税、关税和所得税方面都存在不少偷漏税情况。如果针对日企的税收征管、清查违法行为,是会让日本有所触动的。同时,日本对中国各种资源的需求一直很大,减少或限制对日资源出口也是有益的举措。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所研究员刘军红则表示,“日本现在的做法,已经把双方的合作逼到了墙角”。对中国来说,能打的牌可能不多,但仅有这几张牌也可能带来明显效果。例如,中日之间环保合作较久,日本企业的技术如果没有办法进入中国市场,在这个低碳经济和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中方当然会有损失,但是日本损失更大。